疯狂的淘集集:一年多烧光20亿未还 | 全剧终

2020-07-10 08:17:33
淘集集,生于2018,卒于2019冬。死因:资金链断裂。


编 辑:李天宇

来 源:微谷(ID:WEGOOCN)

12月9日,社交电商平台淘集集官微发文,称将进行破产清算或破产重组,并称:“这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条微博。"这意味着挣扎了三个多月的淘集集,正式宣告死亡。

这个在去年8月上线的社交电商平台,因为其崛起的速度,曾一度被称为“下一个拼多多”。作为2019年结束得最为轰烈的一个案例,将要渐渐消失于人们视野中的淘集集,给还在场上的一众创业公司留下了什么?

 而在此前一天,他已在内部发表致员工信:我没有以个人名义发过公告,没想到这第一封公告竟是最后一封。

毫无疑问,淘集集已回天乏术。悄悄是别离的笙箫,在中国几万亿电商市场中,它挥一挥衣袖,没带走一片云彩。 

在中国下沉市场,淘集集几乎家喻户晓: 

成立两个月,用户突破1000万;

成立10个月,估值8亿美元;

成立1年,用户数1.3亿。

眼看“第二个拼多多”就要诞生了!

然而高潮来得快,去得更快。国庆过后淘集集不断爆雷,先是拖欠商家20亿货款,然后商家总部讨债扬言跳楼,最后员工工资发不出,至此一个满目疮痍的淘集集公之于众。

翻开淘集集的短暂一生,我们看到它的崩盘恰好是当下互联网创业潮的一个缩影。不管你知不知道它,它烧光20亿换来3个血淋淋的教训都值得我们深思与警惕。

淘集集,生于2018,卒于2019冬。死因:资金链断裂。墓志铭:我轰轰烈烈的走,正如我轰轰烈烈的来;我挥一挥衣袖,坑害了无数商家和自己的员工。

169035.jpg

只靠“烧钱”,“烧”不出明天 

淘集集总部坐落在上海五牛控股大厦,和刚刚宣布破产时相比,现在的五牛控股大厦已经有些冷清。

据媒体报道,2019年9月,淘集集出现了供应商集中挤兑上门讨要货款的现象,平台资金链开始转负。今年以来,淘集集已经亏损近12亿元,上半年净亏6亿元,净资产负6亿元。

商家在淘集集上开店卖货,买家收到商品确认收货钱应该是给商家,但是淘集集从中把商家的货款截留,涉嫌占有挪用。

吸引这些商家前仆后继的是此前淘集集迅猛的增长势头。

淘集集上线于2018年8月5号,是上海欢兽实业有限公司旗下的社交电商平台,目标是成为中国最大的在线集贸市场,服务8亿月收入2000元以下的消费者。与拼多多等社交电商平台类似,淘集集主打拼团玩法,同时还设计了与趣头条类似的“现金补贴+分销返利”体系,用户下载之初即可获得新人现金,随后还有新人红包,下单即可返现;邀请好友能获得相应的补贴,好友在淘集集上进行消费,用户也能从中获利。

除此以外,淘集集还采用了传统的地推手段以及各种植入广告。去年8月,淘集集曾表示派5000辆地推车进入小镇市场,手把手教用户使用;在一些短视频软件、游戏软件上,也能看到淘集集的植入广告,主打就是“便宜”。

上线两个月后,淘集集用户数量突破千万;半年,1亿;1年,1.3亿……

支撑这个数字曲线的,是持续不断的资金投入。淘集集在签订重组协议时曾出示了一个数据,“平台已净负债18亿。”这意味着加上曾经的融资金额,淘集集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已经烧掉了20亿元现金。

用一个更直观的形象可以说明这个烧钱速度:从成立当天到签订重组协议,淘集集生存了436天,平均每天烧掉460万元现金,换成百元人民币,合计约52.9公斤;如果真的点火烧钱,每秒需要点燃超过53张。

162654.jpg

淘集集之败,暴露了获客拉新的病态

一亿用户如果能运营好,已经是一盘大生意。

问题是张正平已经没有机会了,淘集集的命运已经与其假冒伪劣、退款慢、售后服务差等种种问题一起葬送在盲目的狂奔当中。

针对此事,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总结了淘集集失败的原因。

1、根本原因:社交电商红利已过,进入洗牌期


2、经营原因:盲目“撒币”,没有造血能力

3、外部因素:涉及过广,信誉危机

烧钱拉人的模式,决定了淘集集的高昂的成本难以拉平。也就是说,淘集集做的实际上就是“一次性”的生意。



就像张正平自己说的那样,“市面获取一个注册用户并不便宜,淘集集不收佣金,亏损实际上都亏损在获客上。

平台型电商涉及过广,一旦有风吹草动,就会“墙倒众人推”,引发挤兑危机,加快了平台崩盘破产。

162751.jpg

复盘淘集集破产之路——新流量时代

在淘集集破产前不久,同样数字漂亮的网易考拉卖身天猫国际,这预示着中国互联网公司正在进入一个新的流量时代。

和欧美互联网市场不同,中国因为有庞大的消费市场以及人口红利,互联网公司往往重规模轻效率、重应用轻基础研究。烧钱获客、吸引资本青睐、继续烧钱获客、再次吸引资本、触及流量顶峰、降低成本维护老客……这是在人口红利期中国互联网公司最擅长的玩法,但随着人口红利逐渐消失,仅靠烧钱换取的规模已经无法支撑电商公司的野心。

资本寒冬的背后是流量的枯竭,在此前无论如何总会烧出个未来,但现在投资人相对流量更看重现实的盈利能力。2019年5月淘集集的数据可以说明问题,GMV约为5.1亿,月交易用户数约1160万,日活用户420万,但其购买用户下单后1-3个月之后的留存率只有约20%。

好消息是随着一批新的从未接触过网络的用户开始通过价格更低廉的智能手机进入互联网,这批新增互联网人口也引发了国内互联网公司的强烈关注。这部分人群购买习惯更随意、渠道更分散,平台的背书能力远低于以往。

下沉市场里中国零售行业最后的宝藏终于被拼多多激活,乡村网购渗透率低,乡村手机网民占全国的25%,但移动购物人群不及全国的10%。这个下沉市场也唤醒了阿里巴巴和京东的第二春,两家电商巨头近年来的主要增长方向也瞄准了四六线城市甚至乡镇市场领域。

但无论什么样的宝藏都有挖完的一天,此前流量的枯竭让电商平台们开始意识到,烧钱,冲规模,再烧钱,再冲规模的循环已经过去,如何能够提升效率降低成本才是最终答案。

8955.jpg

淘集集破产启示

上帝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这也是淘集集的真实写照。

张正平把用户的付款,商家的货款,拿来投放拉新用户,吸引新商家进入。这种粗暴式的用烧钱换增长,对市场规律毫无敬畏的行为,最终自食其果。

《新京报》评论:猝死频发的中国互联网企业是该认真反思一下发展模式的问题了。没有真正的创新、没有核心技术,也没有准确的市场判断,只有模式复制和“有钱任性”,是打造不出某宝、某多第二的。

淘集集一直关注的是烧钱获客,这种模式在早期可以快速发展,但如果缺乏稳定的盈利能力,风口过后资本退场,巨大的运营成本就容易将此类平台压垮。拼多多虽然同样有烧钱的成本压力,但它在风口期获得较为充足的资本支持。而当市场逐渐回归理性,拼多多已经开始转型发展。

如今,对标拼多多的淘集集却在社交电商的“风口”跌落,就连其内部人士也唏嘘不已。

参考资料

[1]. 金错刀,又凉了一个电商,还卷走了商家十几个亿

[2]. 关不羽集集破产,“下沉市场”并非遍地黄金

[3]. 对话老板,1.36亿用户,突然破产!超2000商家踩雷

[4]. 凤凰网财经,巨亏16亿,正式宣布破产!活成高仿号的淘集集,早该崩盘了